饶平巾帼英雄许夫人的故事

2017-06-30已有人阅读

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元宵佳节,潮汕各地都有游神赛会的传统。在饶平县高堂镇的前寮村,到了这一天也是张灯结彩,在村里的广场上密密麻麻地排满了供桌,并将村里所有神庙的神像都请到临时设立的神厂中,以丰盛的祭品来祭拜。一樽女性神像被供奉在最中间,受到村民的顶礼膜拜,这就是当地人尊崇了数百年的巾帼英烈——许夫人。当地老前辈谢坤发介绍,当地这天的祭祀礼俗,就是宰杀一两只鹅,再搭配三牲五果,在许夫人的神位前供奉祭拜。谢坤发说,许夫人非常爱国,爱国的人就得道者多助。
 
↑前寮村供奉的许夫人
自古以来,许夫人母子两位神明,一直被当地百姓供奉在前寮村中一座俗称“娘仔庙”的小宫庙内。古庙已历经多次重建和翻修,信仰传承不断。老辈人相传,在南宋末年,现今高堂镇一带曾发生过一场抗击元兵的“百丈埔”大战,许夫人母子就在那场战斗中英勇殉国。谢坤发给我们讲了一段传说:许夫人母子在百丈埔与元兵厮杀到最后时刻,为保存义军的有生力量,母子负责断后,最终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自杀。
 
↑前寮村娘仔庙
为了解许夫人的事迹,我们查找了一些背景史料。史书记载,公元1276年元军入侵中原,南宋都城临安陷落。以张世杰、陆秀夫为代表的主战派护送年幼的皇子赵昰、赵昺南逃,并先后将他们拥立为皇帝。帝舟当时曾经福建沿海,进入饶平至南澳海域短暂停留,在饶平一带就留下不少千古传说。饶平县施厝村的老前辈施顺忠告诉记者,宋末在现今钱东镇的东面和东南面还是茫茫大海,这一带有一个港口叫做龙须港,直至解放初还是低洼地带,曾出土过大船桅。相传,当年宋军曾被赶到这里来。而龙须港北面的上浮山、施厝、前寮等比邻的村落,在古代恰好处在官道上,这一小片狭窄的海边平原俗称“百丈埔”,战略位置重要。根据地方志书记载,当年元兵南下追击南宋流亡朝廷,宋朝各地义军纷纷赶到百丈埔进行阻击。现今施厝村还遗留一个古地名——“军营”,当地村民施尔其回忆说,在上世纪50年代平整土地的时候,老百姓在这一带的土壤中挖出了大量的古人遗骸,当地人都感叹百丈埔大战荒坟垒垒埋白骨。
 
↑俯瞰百丈埔古战场
在百丈埔古战场南端的下浮山村,有一口古井,村民世代相传是当时的饮马井。井沿上的这处凹痕相传是战马留下的印迹。而在祭祀许夫人的前寮村中,还有另外一座古庙名曰“百丈古庙”,古庙所供奉的“老爷”中,有一尊俗称“五角主”。民间至今流传一段“五角主”救宋帝的趣闻。前寮村的老辈人谢暹发讲了一段古:传说宋帝昺逃到此地无路可去,慌乱中躲入庙内的“五角主”身后。结果元兵追到,古庙的大门上骤然间布满了蜘蛛丝。元兵将领一看,认为破庙内肯定没有人,赶紧叫手下绕道继续追赶宋帝和宋军。相传从那时起,百丈古庙中的“五角主”就总是戴着皇帝帽。
 
↑百丈古庙中的“五角主”
虽然这种传说有些离奇,但根据志书和零星史迹可以推断,当时百丈埔大战前的形势十分危急。为了掩护逃亡的少帝和南宋流亡朝廷,当时汉族、畲族等百姓都团结起来,相传有三路护宋义军会师百丈埔。一路由陈吊眼统领的闽粤农民起义军。一路是从饶平东界赶来的陈璧娘义军,陈璧娘就是潮剧《辞郎洲》里面的女主角。还有一路就是许夫人所率领的义军,在《辞郎洲》里面说她是一位畲族首领许大娘,后来她在百丈埔战死。
 
↑潮剧电影《辞郎洲》
数百年来,许夫人事迹在粤东、闽南等很多地方都广为传颂。但关于许夫人身世的说法就莫衷一是。比如凤凰山畲族把她塑造成当地畲军首领;清代爱国诗人丘逢甲又在诗文中说她是丞相张世杰夫人;民国出版的《大埔县志》则说她是皇封为孺人的潮州畲妇。那真实的许夫人又是何许人呢?记者继续访古之旅。
 
↑官田村矜豪庙
在饶平县三饶镇北郊的官田村内,有一座小型的古庙,古庙匾额是“矜豪庙”。官田村村民也解释不清“矜豪”两字的意思,他们都俗称为“妈庙”。妈庙中同样供奉着一位女性,被尊称为“国姬夫人”。老辈人推测,“国姬夫人”的香火,起码可以追溯到清朝初期,相传是官田村先祖从大埔一带请来的。如今每隔三年的农历正月,“国姬夫人”出游的民俗活动,仍是当地一大盛事。关于“国姬夫人”的身份,当地人都认为她是抗元民族英雄,但就有两种不同传说。一说是,国姬夫人”的名字叫做陈吊花,他的哥哥就是抗元义军领袖陈吊王。三饶镇官田村村民钱静文曾听祖辈说,当外族入侵的时候,陈吊花多次帮助她哥哥击退敌兵。所以官田人对她抵抗外敌、保国安民都特别敬仰,认为她有爱国的精神,爱国的思想。
另一种传说是,官田村的先祖将“国姬夫人”的香火请来时,还曾带来一幅画像。画像中“国姬夫人”是畲族妆扮——戴蓝布帕仔,可惜解放初古庙一度没落,画像也不知所踪。省民俗学会会员 张耿裕根据这种传说推断,国姬夫人应该是在《大埔县志》里面记载那位畲妇许夫人,她曾经带领凤凰山畲民抗元护国。
 
↑国姬夫人神像
“国姬夫人”究竟是陈吊花,还是许夫人,如今尚无确凿的证据来证实。有意思的是,在饶平县新圩镇长彬村,自明朝初年就创建了一座陈吊王庙,将陈吊王与陈吊花兄妹两人一并祭祀。《宋史》记载,陈吊王原名陈吊眼,曾“聚众十万,连五十余寨”对抗元军。而陈吊花与哥哥并肩作战的事迹,就只流传于民间传说,陈吊王庙所在村落的老辈人,也没听闻过陈吊花有“国姬夫人”这样的头衔。新圩镇文化站原站长陈成泉说,他翻阅过《宋史》、《元史》,确实只记载了陈吊眼这位农民起义军领袖,并无陈吊花的相关介绍。他们新圩当地的传说是,陈吊花是陈吊眼的义妹。当时陈吊眼在百丈埔打仗之后,又多次遭元军围剿,退到四百岭来。很快义军发生内讧,陈吊花因为与陈吊眼在战术战略上意见不合,而被陈吊眼所杀。陈吊眼后来在四百岭兵败被元军所擒,押到漳州斩首。
 
↑陈吊王庙中供奉的陈吊花
那么,如果官田村崇拜的“国姬夫人”不是陈吊花,而是和前寮村所祭祀的许夫人是同一人,她是不是真的就是民间传说和戏剧作品中所塑造的畲族领袖呢?记者就查阅了大量史料。其中明朝编撰的《元史》和民国出版的《大埔县志》只简单记载她是“畲妇”,也提到南宋流亡朝廷危急之时,她和陈吊王联合率军协助南宋名将张世杰,在泉州与元军作战。但是关于许夫人的身世都无提及。后来我们无意中查到了福建诏安许氏宗族历代传承修编的《南诏许氏家谱》,就有了新的发现。家谱显示,许夫人本姓陈,跟陈吊眼同属一个宗族。她是泉州进士许汉青的妻子,因而外人称之为“许夫人”。早年在元兵入侵,南宋都城陷落不久,泉州守将蒲寿庚也叛宋降元,于是许汉青组织反抗,后来不幸牺牲。许夫人就怀着国恨家仇,组织汉族、畲族联合义军抗元。
 
↑南诏许氏家谱
根据这本家谱历代编修人员的考证,许夫人的娘家也是一门忠烈,她的父亲是南宋末年抗元殉国的名将陈文龙,至今在福建、台湾一带有庙宇祭祀。因为当时陈氏家族和许氏家族在福建有相当的威望,许夫人后来才继承父辈遗志,联合闽粤赣一带的汉族义军首领黄华和畲家峒酋长蓝太君,在南宋灭亡之后继续高举抗元的义旗。家谱的新说法是,义军最终失败,许夫人回到家乡隐居,郁郁而终。
如今历史已经过去了700多年,在饶平百丈埔古战场这里仍有抹之不去的战争伤痕。在前寮村文化广场上围护起一个大土堆,与周围环境显得不大协调。听老辈人说,这是半个世纪前,村民在平整古战场荒坟堆时,刻意保护起来的,寄托着当地众多百姓的哀思。前寮村老辈人谢坤发回忆说,当年解放初期土地改革,这块地刚好分给他家。但他不忍心平毁抗元英烈的墓地,从此就将这块土堆空置出来,并在一旁种上一棵树,那个树长高之后就像一把伞,为坟墓遮阴挡雨,可惜后来树被误砍,这块土堆却被众人保护至今……
 
↑前寮村内维护起来的古坟堆
福建的地方史料还记载,清朝嘉庆年间,光禄寺卿许邦光把许夫人事迹送报朝廷,嘉庆皇帝追赠她为一品夫人,并在许夫人的家乡福建晋江修建墓地。而实际上早在明朝初期,晋江就已建有宫庙祭祀许夫人。数百年来,古庙和古墓都历经复建和修缮,香火不断,可见后人对她的爱戴。

热点关注

[惨]饶平径南村营老爷车祸(图

热门评论